首页 > 自律维权 > 维权案例 > 五成医护觉得累 谁来关注医生身心健康

五成医护觉得累 谁来关注医生身心健康
2016-11-03 10:25:05 来源:

 

  “能否在家门口看好病,主要取决于基层医疗卫生人员的水平和数量。”在9月8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四川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杜波介绍,四川省正在围绕加强卫生人才队伍建设开展一系列工作。因为,这对于“健康四川”建设意义重大。

  当前,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如何在攻坚期啃下硬骨头?国家卫生计生委体改司(国务院医改办)副司长姚建红认为,要大力推广地方经验,将地方经验升华为国家政策。

  在这个以介绍地方经验为主题的发布会上,另外两位地方代表:陕西省延安市政府副市长赵璟和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县长潘开名也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要深化编制人事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提升基层卫生计生人员干事创业的积极性。

  “我们按照每人每月500、300、200元对偏远乡镇卫生院基层卫生人才进行补贴。”潘开名说,这是他们在破除基层医疗服务能力薄弱瓶颈方面的探索。

  全国其他地方的情况如何?在9月2日举行的第六届中美健康峰会上,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张雁灵表示,在世界范围内,医生向来备受尊敬,是令人羡慕的职业,但国内的情况不尽如人意。

  张雁灵说,医疗卫生人才是健康中国建设的主要生力军。面对我国卫生事业发展的需求,卫生人才总量还需要进一步增加,人才质量有待进一步提高,人才结构和区域分布需要进一步优化,人才发展政策制度和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

  《2015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末,全国卫生人员总数达1069.4万人,其中,卫生技术人员800.8万人,乡村医生和卫生员103.2万人。

  但是,按照《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的要求,到2020年,每千常住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2.5人,注册护士数达到3.14人。“我们现在的人才数量显然不够。”张雁灵说。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张雁灵分析,这与当前卫生技术人员付出与得到不成比例,整个社会没有形成尊医重卫的环境有关。

  他介绍,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2015年委托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开展独立第三方评估,结果显示,我国有50.8%的医护人员感觉工作负荷过重,其中医生群体为64.5%。超过40%的医生日工作时间多于10小时,仅有33.6%的医护人员感到自己的睡眠充足。认为自己身体状况良好的医护人员仅占46.7%,儿科专业比例最低,只有39.6%。另外,只有40.6%的医生称休满了国家法定假期。

  如此高强度的工作,医师的收入怎样?2015年5月发布的中国医师职业状况白皮书指出,在被调查的近万名医师中,有65.9%的对自己的收入不满意,其中选择“很不满意”的比例为19.1%,感觉付出与回报不相符合。白皮书关于医师压力主要来源的结果为:工作量特别大占76.50%,医疗纠纷多占71.76%。

  张雁灵分析,出现这样的结果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职业环境的变化急剧增加了医务人员的工作负荷。医疗保障服务要求不断增长,但医务人员缺编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

  其次,社会环境的变化,给医务人员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公众对医务人员的期望值很高,但医学还不能挽救所有患者生命,或者不能使患者完全康复。

  再有,不良的情景因素长期刺激,使医务人员的身心健康受到了负面的影响。医务人员面对的是躯体与心理存在着相应障碍的特殊人群,患者与家属痛苦、焦虑的情绪,以及失去家人的悲痛,会导致医务人员出现身心健康问题。

  由于医生的高技术含量、高风险的职业,据了解,医学本科需要读5年,医学博士(本硕博连读)需要读8年,除了接受正规的医学教育外,毕业后还需进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一名合格的医生培养出来,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都很高。按照国际惯例,医生属于收入最高的职业之一,平均工资应为社会平均工资的4倍到6倍,但在我国,这一比例仅为1.19倍。

  他呼吁,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要围绕医务人员的需求创造条件,在外在因素上进行调整,改变不合理的薪酬、编制、执业环境,教育培训等体制机制问题,关心爱护医务人员身心健康,通过多种形式增强医务人员的职业荣誉感。

张雁灵透露,国家卫生计生委体改司此前委托中国医师协会进行医生薪酬制度及职称制度的研究,相关报告已经正式提交国务院相关部门。

(来源:科技日报)